▲資料圖:某地一中學學生正在開展趣味游戲,共同建設和諧校園。圖/新華社


近日,成都市教育局發布了2024年中考政策,其中規定:考生在初中期間若涉及考試作弊、校園欺凌或未按要求完成綜合素質評價寫實記錄等負面清單行為,將不得被推薦為指標到校生,并在錄取中最后投檔。


考試作弊、校園欺凌等不良行為,不僅損害了教育公平,也嚴重影響了學生的身心健康和學校的正常秩序。中考是人生的關鍵一環,將這些行為納入中考“負面清單”,對破解“唯分數論”,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健康成長具有積極意義。


新規之中,尤為引人注目的是對“校園欺凌”的納入。一段時間以來,校園欺凌事件屢屢發生,給受害者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創傷,也影響了整個校園的和諧氛圍。


將校園欺凌納入中考“負面清單”,不僅是對可能存在的受害者的有力保護,更是對校園欺凌實施者的嚴厲警告,利于營造更加安全、健康的校園環境。


那么,怎樣的行為算是“校園欺凌”呢?2020年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對學生欺凌給出了明確定義,學生欺凌是指發生在學生之間,一方蓄意或者惡意通過肢體、語言及網絡等手段實施欺壓、侮辱,造成另一方人身傷害、財產損失或者精神損害的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校園暴力行為的認定,學生欺凌行為具有反復性,對于欺凌者的責任,則需根據行為性質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治安處罰責任或刑事責任。


當然,“學生欺凌”與“校園欺凌”還并非等同概念,學生欺凌屬于校園欺凌的一種。也因此,這一新規在具體實施過程中,還有一些技術細節需要完善。諸如“怎樣才能認定為校園欺凌”,顯然要有更為明確的標準。


現實中,對學生的相關行為是否定性為“校園欺凌”,各方要結合起來共同把好“認定關口”。有網友就提出,判斷學生是否有校園欺凌行為的依據,是根據執法部門的判定證明,還是學?;蚪逃块T的相關記錄,都需要在具體執行時進一步明確。


這秉持的精神是,在新規具體執行過程中,既要保護學生免受校園欺凌的傷害,同時也要防止對“校園欺凌”的負面認定擴大化。要合理合法認定,做到有規可依、有據可循,不能盲目認定。既不能讓欺凌者逃避懲戒和責任,也不能讓欺凌認定的覆蓋面太大,傷及無辜。


事實上,對于校園欺凌行為的判定,學校是關鍵的一環。而針對相關事情的處理方式,法律層面也有規定。如《未成年人保護法》就明確,“對嚴重的欺凌行為,學校不得隱瞞,應當及時向公安機關、教育行政部門報告,并配合相關部門依法處理”。這其實就是在法律層面給學校劃定標準。


當然,新規中的“最后投檔”規定雖然嚴厲,但卻是必要的。其能夠讓學生深刻認識到不良行為的嚴重后果,做好心理預期,從而更加自覺地遵守校規校紀。


總而言之,成都市教育局此次發布的新規,是對教育公平和學生行為規范的一次有力維護,一定程度上利于從制度層面約束校園欺凌者,更好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而對于具體認定中存在的標準問題,顯然還需要更為細致的梳理,以確保新規在震懾潛在霸凌者的同時,不影響升學公平。


撰稿/和生(媒體人)

編輯/馬小龍

校對/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