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候鳥北歸時。三月中上旬,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隊員監測發現,官廳水庫六大監測區域候鳥開始大量增加。天鵝、灰鶴、豆雁、赤麻鴨、綠頭鴨等候鳥種群起起落落,飛翔嬉戲的場景在這里頻頻上演。


3月18日,鳥群飛過官廳水庫邊的樹林,景色如畫。

 

3月18日一大早,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站長李理和隊員武夢驅車100多公里,趕到位于官廳水庫北京與河北交界處一塊監測區域開啟全天的巡護工作。

 

“今年天氣暖得早,前幾天氣溫突破了20℃,大批灰鶴迫不及待地北遷了?!崩罾斫榻B,目前主要是天鵝和雁鴨類居多,六個監測區域內,僅綠頭鴨就超過8000只。


2月25日,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隊員在官廳水庫附近山頂進行拉網式巡查,以防止有人搭設鳥網捕捉候鳥。


3月18日,監測完候鳥種類和數量后,李理和武夢伏在地上進行記錄。

 

受自然環境、氣候變化等因素影響,候鳥的遷徙時間和路線可能會有調整。從遷徙的時間維度來看,氣溫變暖會導致很多鳥類的春季遷徙期提前,“從2月下旬監測到候鳥‘先頭部隊’抵達官廳水庫到今天,我們預計約有三萬三千只候鳥抵達這里。它們進行短暫休整,積蓄體力后將繼續北遷之路?!?/p>


3月12日,新降落的大天鵝在水面上展示曼妙的“舞姿”。


3月18日,一對大天鵝從官廳水庫水面起飛。

 

中午時分,狂風驟起,天空立刻陰沉了下來,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的這塊監測區域剛好位于風口中。大風中,大部分候鳥漂浮在水面不愿起飛?!白蛱於€隊員監測到有大天鵝約300只,小天鵝約50只,可能這里風太大,它們躲到樹林后邊的那片水域了?!崩罾磉呎f邊和武夢背上監測和攝影設備開啟了徒步巡護。

 

他們走向水面東邊的一大片土地,這片地里平時種玉米等農作物,正常會有零星的玉米散落,候鳥經常會光顧覓食?!俺啥训挠衩资切枰貏e注意的,如果出現,往往提示我們,可能有別有用心的人在打候鳥的主意……”李理說。


3月18日,灘涂上散落的玉米豆可以為候鳥提供穩定的食物。


3月18日,候鳥遷徙項目巡護監測記錄表上詳細記錄著巡護地點、候鳥物種、數量、天氣狀況等信息。

 

之后,兩人爬上小山坡,用高倍望遠鏡尋找候鳥種群。據他們回憶,前幾天候鳥合群降落的時候,灘頭上,水面中,黑壓壓一片,非常壯觀。最近冰基本化了,水域更加開闊,候鳥不像前幾天那么集中擁擠了。但水面淹沒了附近的灘涂及道路,為隊員的巡護工作增加了不少困難,車輛和人走著走著就陷進了泥淖中。


3月18日,一群豆雁在官廳水庫上方飛過。


3月18日,綠頭鴨躲在灘涂中避風。

 

下午三點多,首輪巡護已經進行了4個小時左右。李理伏在地上,將監測狀況登記造冊?!把沧o工作雖然艱苦,但現在官廳水庫內萬鳥爭鳴,鳥群起起落落,非常熱鬧。我覺得這個景象太迷人了,所有的苦和累都算不了什么……”李理邊說邊啃了一口涼餡餅。


3月18日下午,結束首輪巡護的李理和武夢在吃午飯。午餐是熱水和涼餡餅。


3月5日,隊員發現了一只環志天鵝?!碍h志”是一個太陽能的衛星接收器,相關部門為鳥類戴上環志后放飛。佩戴環志的鳥類被再次發現,可以為研究者提供候鳥遷徙時間、路線、范圍、生活環境,種群數量等多種信息。


3月5日,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隊員發現了一只珍貴的佩戴環志的大天鵝。


這只佩戴環志的大天鵝體格健壯、羽毛潔白,非?;顫??!耙苍S100只環志鳥中,都難監測到1只。我們都高興壞了?!边^去五年,官廳水庫每年都能監測到環志鳥,比如大天鵝、白枕鶴,這說明官廳水庫區域的生物多樣性越來越完整,生態環境良好穩定。


3月18日,一群綠頭鴨即將降落在官廳水庫水面上。


記者 李木易 攝影報道

編輯 劉晶 張湘涓

校對 劉越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