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潔四川”3月22日發布《懺悔實錄 | 高澤彬:我是無視交規的“駕駛員”,一路闖紅燈,把自己撞得頭破血流!》。


據介紹,高澤彬曾當過縣長、縣委書記、市委統戰部部長等職,退休4年后被留置。他在懺悔中表示,忘本、忘責、忘廉、忘法,“人生四忘”是我墮入腐敗深淵的本因;長期放松政治學習、長期放松思想提升、長期放松廉潔自律,“三個長期放松”是我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源。


高澤彬,男,1955年6月生,曾任宜賓市筠連縣政府副縣長,縣委常委、縣政府常務副縣長,縣委副書記、縣長,宜賓縣委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宜賓市委統戰部部長,宜賓市政協黨組成員、副主席等職。


2022年6月,高澤彬接受四川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23年1月,高澤彬因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構成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被開除黨籍;按規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一并移送。


2023年9月,高澤彬因犯受賄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




高澤彬懺悔書節選 


我作為黨培養多年的領導干部,由于自身的原因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感到無地自容,我對不起培養我幾十年的黨組織,辜負了黨的恩情,對不起養育我長大的父母和支持我認真工作的家人,也對不起在工作崗位上支持我的領導和同事?,F在的我,唯有把自己所犯的嚴重違紀違法的錯誤和罪過,向黨作最深刻的懺悔,以求得組織的寬??!


走上領導崗位后,找我辦事說情打招呼的人多了,我社交的圈子也大了,久而久之,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就發生了變化,逐步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究其根源,一方面是自己放棄了對理想信念的堅持,忘記了初心,“總開關”出了問題。另一方面是淡化了對法紀的學習和把握,背叛了自己的入黨誓言,突破了“底線”,喪失了一名領導干部的基本原則。忘本、忘責、忘廉、忘法,“人生四忘”是我墮入腐敗深淵的本因;長期放松政治學習、長期放松思想提升、長期放松廉潔自律,“三個長期放松”是我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源。


回顧我自己從筠連縣任縣長開始,可以說我根本沒真正靜下心來認真系統地學習過政治理論知識,即使是參加單位組織的學習也是浮于形式,我對政治學習習慣于走過場、搞形式,從未入腦入心,以致迷失方向。久而久之,我頭腦里正確的東西少了,錯誤的東西多了,也導致自己對黨紀國法一知半解,甚至不知不解,可以毫不諷刺地說,直至我被留置后,辦案人員將《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遞給我,帶領我一起學習時,我才知道條例還有2003版、2015版、2018版的區分。


在腐朽變質思想的腐蝕下,我頭腦中邪氣抬了頭,正氣低了頭,淡忘了爭做一名合格公民的行為準則,淡忘了爭做一名合格黨員的基本標準,也淡忘了作為一名領導干部應具備的品德和形象。放松世界觀改造、放松自我約束,長期與商人老板勾肩搭背,收受他們的賄賂,走上了違法犯罪道路?;仡^想想,我對思想的放松,就像個無視交規的駕駛員,一路闖紅燈,結果自己撞得頭破血流,那也是罪有應得。


至今我有47年的工齡,已退休4年,但仍被留置,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這一切都是我犯了錯,是我在宜賓縣履職中收受文某等人財物,嚴重違反了黨的紀律和國家的法律,必須受到追究。應該說,我之所以有今天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希望為政者以我為鑒,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切記退休也絕不是進了保險箱,違紀違法一樣被追究。我的錯誤是嚴重的,我要向組織認錯認罪,悔錯悔罪!


來源:廉潔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