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2023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正式揭曉。國家文物局副局長、中國考古學會副理事長關強表示,“入選2023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項目,是過去一年田野考古工作的突出代表?!?/p>

 

記者從國家文物局獲悉,此次入選2023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分別為:山東沂水跋山遺址群,福建平潭殼丘頭遺址群,安徽郎溪磨盤山遺址,湖北荊門屈家嶺遺址,河南永城王莊遺址,河南鄭州商都書院街墓地,陜西清澗寨溝遺址,甘肅禮縣四角坪遺址,山西霍州陳村瓷窯址,南海西北陸坡一號、二號沉船遺址。


四角坪遺址出土遺物。國家文物局供圖


山東沂水跋山遺址群


跋山遺址群是對以山東省沂水縣跋山遺址為中心的80余處舊石器時代遺存的總稱。該遺址位于魯中南沂蒙山腹地的沂水縣河奎村,文化遺物出自古沂河階地中下部。


2020年7月,遺址因水庫泄洪沖刷河道而被發現,殘存面積近1000平方米。近8米的文化堆積保存距今10萬年至5萬年的古人類活動珍貴證據,揭示出自晚更新世以來石器工業隨環境變化而發生演進的清晰軌跡。


目前,已對跋山遺址連續開展3個年度發掘工作,發掘面積225平方米,出土、采集文化遺物4萬余件,包括石制品3萬件、動物骨骼1萬余件,以及少量竹、木質等有機物標本。下文化層集中出土8具古菱齒象下頜及部分骨牙角制品。


跋山遺址的發現為尋找更多時空范圍內的舊石器遺址提供重要線索。目前已在沂河上游區域發現包括舊石器時代中期、晚期,以及舊新石器時代過渡階段遺址80余處,包括沂河頭、水門、葛莊及南黃遺址等。


考古專家表示,跋山遺址群的發現和不斷擴充,完整構建起山東地區舊石器文化發展時空框架,進一步拓展了山東史前遺存的分布范圍,是東北亞地區舊石器時代中晚期階段的重大考古發現,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跋山遺址第一期地層出土象牙制鏟形器。國家文物局供圖


福建平潭殼丘頭遺址群

 

南島語族起源與擴散的考古學研究是探索中華文明海洋性的起源和早期發展的重要內容。意在以面向海洋的視野,揭示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形成和早期發展的宏大進程及其對周邊地區的深遠影響。


福建沿海地區被認為是南島語族早期人群形成和向臺灣擴散的重要出發地。殼丘頭遺址群位于福建平潭島,沿海岸山體東麓背風坡地連續分布,包括殼丘頭、西營、東花丘、龜山等遺址。2017年至今,經過多次發掘,取得重大收獲。

 

通過持續系統的考古工作,建立了東南沿海島嶼地區7500年至3000年考古學文化序列,各階段考古遺存的文化面貌特征明確,發展延續關系明顯,存續多個考古學文化,形成了完整的考古學文化發展序列。


考古專家認為,不同時期的居址空間利用模式揭示了該地區7000年以來的史前聚落形態及其變化發展規律。珍貴的人骨遺骸、豐富的海陸生動物遺存,以及確鑿的農業證據反映出沿海史前早期人群多樣化的生計模式,兼具大陸性和海洋性特征,這種特點貫穿7000年以來的各個時期。


據了解,以平潭殼丘頭遺址群考古重大發現為代表的南島語族考古研究新進展,有力促進了我國東南沿海史前考古學文化序列的構建,為探究早期南島語族人群特征、生計模式、遷徙規律提供了堅實的考古學材料。


西營遺址出土人骨。國家文物局供圖


安徽郎溪磨盤山遺址

 

磨盤山遺址位于安徽省郎溪縣飛鯉鎮新法村。坐落于皖南最大的湖泊——南漪湖的東岸。遺址北有郎川河流過,郎川河溝通著長江水系和環太湖水系,因此遺址正處于古代文化東傳西遞、南來北往的地理節點上。


該遺址于20世紀70年代因開掘新郎川河而發現,2012年6月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5年、2016年和2023年南京大學聯合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進行了三次發掘。

 

三次發掘均選擇在西側的遺址核心區進行,發掘面積共1640平方米,2023年發掘515平方米。發現了馬家浜文化、崧澤文化、良渚文化、錢山漾文化、夏、商和西周-春秋時期的連續文化堆積。

 

考古專家介紹,最重要的發現是馬家浜文化晚期至崧澤文化時期的土臺墓地,共清理這一時期的墓葬330座,其中崧澤文化時期321座,墓葬數量和密度在同類遺址中非常少見,成為文化演進、社會組織結構、社會分工和等級分化研究的重要材料。

 

據悉,該遺址出土遺物非常豐富,多數器形都可與周邊地區進行對比研究。遺物中自始至終網墜比例都很高,結合采集和浮選的大量水生動植物,少量的陸上動植物遺存,說明了生計方式漁業經濟占了很大的比重。

 

崧澤文化陶豬尊。國家文物局供圖


湖北荊門屈家嶺遺址

 

屈家嶺遺址是屈家嶺文化的發現和命名地,位于湖北省荊門市屈家嶺管理區,地處大洪山南麓向江漢平原的過渡地帶,是以屈家嶺為核心,包括殷家嶺、鐘家嶺和冢子壩等十余處地點為一體的新石器時代大型遺址,面積約284萬平方米,距今約5900年至4200年。

 

該遺址先后于1955年、1956年至1957年、1989年進行過三次考古發掘。2015年至今,經國家文物局批準,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單位持續開展考古工作,取得重要收獲。

 

考古工作揭露一座屈家嶺文化大型禮制性建筑,發現黃土臺基和體量巨大、結構清晰、建造工藝考究的“磉墩”,是我國考古發現最早的“磉墩”,填補了中國建筑史的空白。

 

此外,還發現依勢而建、規模龐大的史前水利系統,包括水壩、蓄水區、灌溉區和溢洪道等要素,集抗旱與防洪、生活用水和農業灌溉等功能于一體,是迄今發現最早且明確的水利設施之一,標志著史前先民的治水理念從最初被動地防水御水轉變為主動地控水用水,實現了從適應自然到改造自然的跨越。

 

考古專家表示,屈家嶺遺址的治水范式,不僅為史前單體聚落的水資源管理和利用提供了細節支撐,而且也是研究早期人地關系、社會組織等問題的重要考古依據。屈家嶺遺址社會及文化發展具有鮮明的連續性,多角度、多層面揭示出史前文化的發展高度和社會復雜化程度,是研究長江中游文明化進程的珍貴物證,為探索中華文明的形成與發展提供了典型個案。

 

屈家嶺文化M38出土陶器。國家文物局供圖


河南永城王莊遺址


王莊遺址位于河南省商丘市永城市以東約13公里的苗橋鎮曹樓村。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23年4月至12月,相關單位對遺址展開正式考古發掘,發掘面積350平方米,同時進行全面勘探工作。

 

此次發掘工作,考古人員在王莊村南地點(Ⅲ區)發現了東周、唐宋、明清等階段地層堆積,共清理東周墓22座、宋墓1座,以及部分灰坑、灰溝等。此外,還發現宋墓1座,墓室系用板瓦壘筑,較為特別。

 

在村中地點(Ⅳ區),考古人員發現了大汶口文化、東周、唐宋、明清等階段地層堆積,除少量晚期遺跡外最重要的是發現一處墓葬密集分布的大汶口文化墓地。目前在約一百平方米的范圍內已發現大汶口文化墓葬23座,這批墓葬均為長方豎穴土坑墓,墓室東西向,墓主頭向東,葬式多側身直肢,墓主一般居于墓室北側,隨葬品數量豐富,目前已提取各類陶器400多件,玉器150余件,以及部分骨器、石器等。


考古專家認為,王莊遺址規模宏大,社會等級較高,其大汶口文化環壕與墓地的發現對探討東方地區史前時期聚落形態非常重要。其中,ⅣM6出土的“玉覆面”是此類遺存在國內新石器時代發現的首例,ⅣM3出土的成組石圭也具有禮器的性質,這些都反映出東方地區史前時期社會復雜化進程與國家形態的萌芽。


依據王莊遺址的考古發現,專家初步確立豫東地區大汶口文化的王莊類型。王莊遺址大汶口文化面貌復雜,陶器群融合多種文化因素,其主體遺存隸屬大汶口文化系統,但帶有中原仰韶文化大河村類型、南方地區屈家嶺文化、良渚文化等因素,同時具有顯著的地方特色。


王莊遺址大汶口文化墓葬ⅣM6出土“玉覆面”。國家文物局供圖


河南鄭州商都書院街墓地

 

書院街墓地位于鄭州商都內城東南,由兆溝、通道、墓葬、祭祀遺存等組成,是一處結構與功能明確、具有整體系統性的商代白家莊期高等級貴族墓地。

 

2021年至2023年,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為配合鄭州商都歷史文化片區建設,對鄭州商都東南部書院街片區進行了主動模式的精細發掘,發現一處結構清晰、功能明確的國內時代最早的兆域,面積達3萬余平方米。這是繼城垣、宮殿區、銅器窖藏坑之后,鄭州商都又一重大考古新發現,填補了早商王都空間布局的空白。

 

發掘工作中,考古專家發現了國內時代最早的兆域,有近乎完整的兆溝,復雜的通道,高等級的墓葬,類型多樣的祭祀遺存,是殷墟西北崗王陵方形隍壕兆域的前身,將中國兆域的歷史提前至早商時期。

 

鄭州商都早商時期等級最高的墓葬M2被發掘,這是鄭州商都遺址70年來首次發現青銅器最多、玉器最多、金器最多、殉狗坑最多的墓葬。墓底多坑是商代高等級墓葬的一個重要文化特征。該墓葬從隨葬品種類到數量,再到等級地位,創下了迄今為止鄭州商都之最。

 

此外,還發現了目前最早用于喪葬禮儀的金覆面,為三星堆黃金面具文化的來源提供了考古實證。發現最早的鑲嵌綠松石銅戈,開啟了綠松石鑲嵌高等級青銅兵器裝飾的新方向。

 

專家指出,鄭州商都書院街墓地的考古新發現,展現了早商時期高等級貴族喪葬規制的文化面貌,標志著早商文明發展的新高度,彰顯了商代王都豐富的文化內涵。


M2出土金覆面。國家文物局供圖

 

陜西清澗寨溝遺址

 

2022年6月,為進一步深化黃土丘陵地區商代晚期的聚落與社會研究,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重啟陜北商代考古工作,圍繞寨溝遺址開展了系統的調查、勘探和發掘,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

 

寨溝遺址位于陜西省榆林市清澗縣解家溝鎮寨溝村,地處陜北黃土高原腹心,是一處以寨塬蓋大型夯土建筑群為核心,以外圍山峁密集分布的大型墓地、小型墓地、鑄銅遺址、平民生活區等不同功能遺存為外圍的商代大型聚落遺址,總面積約300萬平方米。

 

目前已發掘出規模龐大、結構復雜的夯土建筑群,其鑲崖包坡的臺基修筑方式、“回”字形的整體布局、下沉式的空間結構、木地板和纴木等技術的應用在中國早期高等級建筑中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

 

出土的陶范紋飾精細、工藝成熟、類型多樣,顯示出當地已具備發達的青銅鑄造技術和能力;大量商代高等級貴族墓葬,尤其是11座甲字形大墓的集中發現,填補了殷商文化圈之外商代帶墓道大墓的空白。部分墓葬的開口面積甚至超過了安陽西北岡王陵,遠超學界以往的認知。

 

貴族墓葬盛行墓室葬車,大量葬車遺存的發現為探索中國古代馬車的起源和車馬埋葬制度的形成提供了關鍵證據,出土了國內年代最早的雙轅車實物,或為文獻記載中的“大車”或“牛車”,將我國雙轅車的出現時間上推了約1000年。


專家表示,寨溝遺址及附近區域的考古發現揭示出商代晚期陜北地區高度發達的青銅文明,對探討陜北地區商代方國政治地理結構、了解殷墟時期中原與邊陲地區文化交流與互動提供了非常珍貴的資料,具有重要意義。

 

瓦窯溝墓地雙轅車(側面)。國家文物局供圖


甘肅禮縣四角坪遺址

 

四角坪遺址位于甘肅省禮縣縣城東北2.5千米處的四格子山頂部,海拔1867米。遺址外圍依山勢建有夯土圍墻,墻內主體遺存由多座夯土建筑基址組成,現存總面積約28000平方米。

 

2012年,禮縣博物館工作人員野外調查時發現四角坪遺址。2019年,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該遺址進行勘探。2020年開始,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相關單位對該遺址進行發掘。歷經四年,已圍繞中心建筑發掘約4000平方米,基本廓清了第一庭院的建筑布局,對該遺址建筑形制和結構有了明確認識。

 

四角坪遺址出土遺物規格、紋樣統一,體現出該座建筑建造時具有成體系、成規模的構件制作規范。建筑構件遺存所處時代一致,發掘中也未見明顯的后期使用或修繕痕跡,專家推測四角坪建筑沿用時間短暫、性質單純。根據出土建筑材料的特征和制作工藝,結合大的歷史背景判斷,四角坪遺址應該是秦統一后即秦帝國時期的遺存。

 

此外,根據建筑遺址現場遺留的平面信息,經測算推論出當時建筑營造時所使用的營造尺可能為23.2厘米,符合文物“商鞅方升”所顯示的秦代尺度。四角坪遺址建筑群整體主次分明,規劃嚴整,結合所處地理位置和建筑特點,推測四角坪遺址是一處有著特殊形制和功能,與祭祀相關的禮制性建筑群。

 

專家表示,四角坪遺址是首次發現的規模宏大、格局規整的秦代大型建筑群,是繼宗廟建筑、畤祭建筑之外的又一種秦祭祀建筑形式,該建筑格局深刻影響了漢代德陽廟、王莽九廟甚至后來天壇、地壇的建筑風貌,是國家意志的體現,具有極強的禮儀性。四角坪遺址是國家祭祀變革與中國“大一統”歷史進程的物化載體,體現了中國古代統一國家形成初期的風格和氣魄。

 

曲尺形附屬建筑(西南曲尺建筑)。國家文物局供圖


山西霍州陳村瓷窯址

 

霍州窯,因《格古要論》記載而聞名。窯址位于山西省臨汾市霍州白龍鎮陳村,20世紀70 年代調查發現,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22年至2023年,相關單位聯合對陳村瓷窯址開展了首次系統考古工作。

 

考古專家散點式發掘8個地點,發掘面積共計600平方米?!熬Y合”起陳村窯業發展歷史,分布演變規律。揭露金元明時期窯爐9座、作坊9座、灰坑40個、溝2條、井1個等多處窯業遺跡,出土大量瓷片和窯具,取得重要收獲。

 

霍州窯金代成熟,以細白瓷為主流產品,以“擦澀圈”疊燒為主要裝燒技術,細凸線紋印花為顯著裝飾特征。元代是霍州窯的高光時刻,是全國唯一生產高檔細白瓷的窯場。明代生產白地褐花日用粗白瓷,性質明確的祭器和藩王高檔用瓷等三類產品,呈現出多層次、多面貌的特點。向世人呈現出一個全新面貌的霍州窯。

 

霍州窯印證了中國細白瓷生產中心的轉移,填補了北方地區細白瓷生產的缺環,是北方地區細白瓷生產最后的高峰,對中國陶瓷發展史具有重要貢獻。

 

霍州窯特點鮮明的制瓷成就,不僅印證了山西地區是北方地區經濟中心、手工業生產核心區域,也為瓷業交流、瓷業格局、人地關系、地方社會等研究打開了一扇窗戶,更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偉大進程的鮮活物質體現和生動詮釋。

 

金代細白瓷印花小碗(水波禽鳥紋)。國家文物局供圖


南海西北陸坡一號、二號沉船遺址

 

南海西北陸坡一號、二號沉船遺址發現于2022年10月,位于海南島與西沙群島之間的南海海底,西北距離三亞約150公里,遺址水深約1500米。根據國家文物局的統籌部署和工作安排,2023年,相關單位聯合對二處沉船遺址進行了深??脊耪{查,使用“探索一號”“探索二號”科考船和“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共執行41個潛次調查。

 

南海西北陸坡一號沉船遺址由核心區、環形散落區和條形散落區組成。核心區為船體和大量堆疊有序、碼放整齊的陶瓷器、鐵器等構成的堆積。環形散落區、條形散落區皆由散落的船載物品構成,遺物相對較少。

 

一號沉船遺址遺物包括陶器、瓷器、銅器、鐵器、竹木器等,數量超十萬件。其中陶器以罐為主,多醬釉,部分陶罐內裝滿小件器物,瓷器在表層堆積中占比最大。目前發現的竹木器多為木箱,有的木箱外包金屬,大小各異,內裝銅盤、銅鎖等。

 

南海西北陸坡二號沉船遺址位于一號沉船遺址東北約12海里處,由核心區和散落區組成。核心區為大量排列整齊、碼放有序的原木堆積。核心區西北部及東部各有一處由少量原木和陶瓷器散落形成的堆積。

 

二號沉船遺址遺物以原木為主,另有少量的陶器、瓷器、鉛錫器、螺殼、鹿角等。從二號沉船遺址提取遺物36件,主要有原木,青瓷碗、罐,青花瓷碗,醬釉陶罐、瓶,蠑螺殼,鹿角等。原木經初加工,被截成一定長度,整體呈黑色,質地較硬,青釉瓷器胎體較厚,素面無紋,青花瓷碗紋樣有喜上梅梢、海螺等。


南海西北陸坡一號、二號沉船遺址保存相對完好,文物數量巨大,年代比較明確,不僅是我國深??脊诺闹卮蟀l現,也是世界級重大考古發現,填補了我國古代南海離岸航行路線的缺環,完善了海上絲綢之路南海段航線的歷史鏈條。

 

一號沉船出水螺形壺。國家文物局供圖


此外,南海西北陸坡一號、二號沉船遺址考古調查是中國水下考古工作者首次運用考古學理論、技術與方法,嚴格按照水下考古工作規程要求,借助深潛技術與裝備,對位于水下千米級深度的古代沉船遺址開展系統、科學的考古調查、記錄與研究工作,充分展示了我國深??萍寂c水下考古的跨界融合,標志著我國深??脊胚_到世界先進水平,是中國水下考古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新京報記者 張建林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