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張靜姝 通訊員吳昆)鄭女士與周先生系夫妻關(guān)系,雙方育有一子小周。2023年,鄭女士因感情不和起訴離婚。周先生隨后搬出雙方居住房屋,并在鄭女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小周帶走,此后,鄭女士無(wú)法正常探望、撫養孩子。為此,鄭女士以其監護權受侵害為由,向法院申請人格權侵害行為禁令。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日前經(jīng)審理,認定鄭女士的申請符合發(fā)出人格權侵害行為禁令的法定條件,裁定周先生立即停止對申請人鄭女士監護權的侵害。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申請人鄭女士稱(chēng),她與周先生于2017年登記結婚,2019年雙方育有一子小周。2023年,因與周先生感情不和,她起訴離婚。周先生在未與她協(xié)商的情況下擅自帶走小周,并以各種借口阻礙她看望孩子,甚至將孩子藏匿。鄭女士認為,周先生強行暴力搶走并藏匿未成年孩子,嚴重損害了她對孩子的監護權和行使家庭教育的權利,也侵害了孩子的合法權益,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據此,依據法律規定,鄭女士請求法院依法裁定周先生立即停止侵害其監護權。


周先生辯稱(chēng),不認可鄭女士的請求,其與鄭女士因感情不和于2023年開(kāi)始分居,雙方分居后由他撫養婚生子,其父母協(xié)助撫養。在此期間,他通過(guò)視頻方式保證了鄭女士的探望權及監護權,并非鄭女士所述的阻止與孩子交流,鄭女士申請禁令不具有現實(shí)緊迫性的條件。


法院經(jīng)審理后認為,夫妻雙方平等享有對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的權利,共同承擔對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的義務(wù)。父母雙方對未成年子女享有平等的監護權。監護人依法履行監護職責產(chǎn)生的權利,受法律保護。


此案中,小周尚未成年,鄭女士與周先生作為小周的父母,均系小周的監護人,享有監護權。根據庭審中雙方陳述及鄭女士提交的聊天記錄,鄭女士自雙方分居后并未直接撫養婚生子小周,且周先生拒絕告知小周的具體住址。周先生雖辯稱(chēng)已通過(guò)視頻方式保證了鄭女士對于小周的探望權及監護權,但在雙方就子女撫養問(wèn)題未達成一致意見(jiàn)的前提下,僅通過(guò)視頻方式無(wú)法保障鄭女士的監護權。雙方分居后,鄭女士作為小周的母親無(wú)法直接行使撫養、教育及保護的權利,侵害了鄭女士作為小周監護人所享有的權利。孩子的成長(cháng)過(guò)程只有一次,如不對周先生侵害鄭女士監護權的行為予以制止,不利于保護鄭女士與子女間的親子關(guān)系,不利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鄭女士的申請已符合法律規定的發(fā)出人格權侵害行為禁令的條件,法院裁定周先生立即停止對鄭女士監護權的侵害。


編輯 彭沖 校對 付春愔